陕西科技传媒网主页 > 科技综合 > 创业创新 > 正文

复原秦始皇“黑科技”的人

来源:西部网 | 日期:2019-07-10
         
         陕西文物修复匠人杜海涛用了半年多时间,才复原出了一辆秦始皇陵铜车马。他说,自己没有做这行的时候,“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这句评价,只是书本上空泛的文字。当自己介入到复制全过程后,才对这句话有了全新的认识,才真正被古代工匠精湛的技艺折服,以至于在和记者聊铜车马修复时,“不可思议”成了一个高频词。
  6月28日,由华夏文创打造的一辆秦始皇陵铜车马一号车的1:1复制品,作为镇馆之宝亮相新开放的华夏文创・沣东国艺馆。因为高度还原了这件国宝文物, 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参观、驻足拍照。而今年,也恰逢铜车马修复完成并正式对公众展览30周年。
       
        在这辆铜车马一号车亮相国艺馆之前,一篇题为《秦始皇的铜车马,究竟有多少黑科技》的文章,在网络上刷屏了。作为了这辆车的复制者之一,杜海涛也阅读了这篇文章。他说,自己这么多年来就是在复原古代工匠的技艺,虽然是两千多年前的技术,但即使在今天,要复制一辆高度还原的铜车马,仍然是一件非常复杂的工作。  
        杜海涛虽然是计算机专业出身,但因为多年的美术功底和自己的爱好,复原铜车马便成了他的工作。因为专业的原因,为了保证高度还原,数字建模等方法也被他运用到了复原工作中。
  当然杜海涛还要找些帮手,从1999年和1992年便开始参与铜车马复制的王长长和李德元便成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帮他把脑海里的想法和计算机中的模型逐步变为现实。
  资料记载,两辆铜车马刚出土的时候,已经碎成了3000多块,文物修复专家用了8年时间才把它们拼接出来。但受时代原因所限,虽然完成了修复,但专家们对于铜车马制作工艺的研究并不是很充分。
  
        秦代的工匠们究竟是如何制作出这驾被誉为“青铜之冠”的文物?相关专家用了快40年的时间,才算基本搞清楚了。
  比如,铜车马二号车两侧设有窗户,开窗时,窗板便被推入厢体后侧的空腹中。为了在铜铸的厢体上呈现推拉式窗户的结构,工匠需要在仅有8毫米厚的铜铸厢壁中留出一个4毫米厚的腹腔,供窗板推入。
  比如为了表现马笼头和辔绳柔软的皮革质感,工匠们用了1000个一两厘米长的小铜节,在两段铜节连接之处,需要在4毫米厚的铜板上打1个直径1.5毫米的孔,再钉入销钉。
  在杜海涛的工作室里摆放着一本《秦始皇帝陵出土一号铜车马》,这本书不仅是一本可以看到铜车马所有细节的高清图录,还有研究秦始皇陵的学者专家撰写的专业论文,他正是靠着不断翻看这本书和不断参悟那些文字内容,一点一点复原铜车马。
  “在复原的时候,我们也遇到了不少新问题,有些通过请教专家可以解决,有些连专家们自己都没有达成共识。”杜海涛说,比如有多少西方的技术被应用于铜车马制作中。关于铜车马的制作工艺,这些年不断有新观点涌现,也给很多复原铜车马的从业者带来了新的挑战。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书本理论和实际经验相结合,再将现代技术运用其中,杜海涛也用了半年多时间,才复原出了一驾铜车马。
  杜海涛坦言,如果没有专家们多年的研究成果,没有包括王长长和李德元在内的几位师傅丰富的经验和娴熟的技艺,没有如今先进的机器去做一些耗时费力的基础工作,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搞技术攻关,一项一项地破解这些秦始皇的“黑科技”。
  秦人究竟是如何制作铜车马的,杜海涛说,只能通过不断的复制去验证这些不断涌现的观点,一点一点地去逼近真相。所以,“下一件”才是回答“哪件铜车马复制品最逼真”这类问题的回答。对于杜海涛而言,这种不断探索论证的过程是非常有趣的,而这不正是时下所提倡的“工匠精神”吗?(图/贺桐 文/敬泽昊)
 
作者:贺桐 敬泽昊 | 责任编辑 | 丹若
陕西科技传媒网 版权所有
陕西科技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