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科技传媒网主页 > 服务三农 > 正文

三进狼窝畔 喜看新变化

来源:陕西科技传媒网 | 日期:2020-08-06

2017年冬,位于陕北榆林最东,黄土高原的大山最深处,大湖塌镇狼窝畔村,在经历了一场大黑雪之后,大雪封山,白茫一片。在大雪的覆盖下,无法分辨出山间的田地,房屋,和道路,视野所及的只能依稀可见那一座座山山峁茆,沟沟岔岔。干枯且毫无生机的几棵老树,几只黑老鸦从干树梢上,嘎叫着扑腾地飞起,惊落树枝上几片落雪,一片荒寂景象。山腰的间的低洼处,王喜娃在艰难地敲碎着冰雪,用已经发白的塑料水瓢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红色底漆,一点点的收集着冰雪水,小心翼翼的倒进身边的锈迹斑斑的水桶里。偶尔,山坡上的落雪和小土块滑入水池,“哈松野猫子,冻死人的天哈,扑腾什了,不要叫爷爷把你们捉住,剥皮撑筋吃”。王喜娃嘀咕着起身,将扁担缓缓放在肩上,艰难地挑起水桶,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山坡的羊肠小道。

坡顶处一座破败不堪的房子,烂墙下一只土狗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见主人步履蹒跚而来,欢喜地摇着尾巴。王喜娃腾出左手掀起厚厚的门帘,动作连贯但是缓慢,然后在院子里拾柴,生火,做饭,不一会儿家里热气腾腾。王喜娃圪蹴在灶台边上,扑哧扑哧地吃着刚出锅的挂面,吃完,舔干净碗上的油水,半拉了手里的碗筷,呆呆着望着窗户外。

区委某办公室内,大湖塌镇党委书记齐玉正在和领导说话;“我们这个乡镇贫困人口多,脱贫任务巨大,群众对脱贫的愿望太迫切了,我每次看到这些贫困群众,心里总是不由得难受,真不是个滋味,所以我今天一是向您汇报工作,另一方面,是我想向区委立个军令状,贫困群众一日不脱贫,我一日不离开,这也是我上任以来最大的心愿,希望组织上能够慎重考虑,关于我个人的问题,请求组织让我继续帮助群众脱离贫困,等有了起色再调往其他岗位”。

齐玉书记走出区委大院的大门口,副镇长王一水小跑着迎上来,迫切地询问:“领导说啥了?”,齐玉书记没有停步,“没说啥,咱们回去,通知村上一会去狼窝畔”。随即,两个人上车一路带着黄土飞扬返回大湖塌镇,翻山越岭后汽车停在狼窝畔村委会门口。村支书白根娃正盘腿坐在烧的正旺的火炉旁,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听见门外汽车的声音,将手里的旱烟狠狠地抽了一口,边起身边把烟锅里的烟茬子嗑在火炉子上,边走出村委会边利索的缠好烟袋揣进上衣口袋。一出门看见齐玉书记就说:“齐书记你说你这么冷的天也不甚哈,有啥事捎上个话,打个电话给我说一哈就行了么,这么远还跑一趟,我也是刚从城里买了点儿棉花回来,一进门就接到了陈秘书电话,刚把火放卓,你们就来了”。齐玉书记也没搭话,大踏步走向办公室,心里有点儿不耐烦也没打断白根娃的话,几个人进屋后,白根娃随手拿了一条椅子放在了火炉旁,右手摸了一把,说“齐书记坐哈”,然后忙活着找了几个好久没用过的瓷杯子,一根手指挂一个,用嘴吹了吹,准备倒水。齐玉书记抬手招呼着说:“白书记,来坐哈,不要倒水了,今天找你有重要的事情,说几句就走,我来三件事,第一,你们从整村贫困,进出道路,没有通的地方,有哪几处?我们要看一看。第二,没通电得8户群众,你们要抓紧对接落实。第三件事,王喜娃家危房问题,一会儿立即去看,尽快组织实施,今年不行,就想让先住在村委会,但是一定不能再拖了,要早动手早建设”。白根娃点头说:“我们立即展开工作,今天去王喜娃家大雪未消,道路非常的不好走,连路都没有,我看还是别去了,完了我亲自去跑一趟就行了”,“路不好走,群众都走了多少年了,咋还不能走,我看你们这是没有作为的具体表现呢,今天你就带着我们去”。说完,齐玉书记就起身往外走,白根娃呆立片刻,心里想,这新来的书记咋这么个急脾气,便随后而出。汽车抛起一片黄尘,疾驰而行,整个山间只有一辆车行驶在不宽的山间道路上,逐渐淡出了视野。天色渐渐暗沉下来,远方的山灰呜呜一片,与天空灰色融为一体,凄凉而悲壮,汽车行驶在一处山坡前停了下来,众人下车。白根娃下车就高声的向众人喊道“这个地就叫狼窝畔,多少年蓝一直莫有通过路,咱们到这也是走到尽掌蓝,到喜娃家从这里走要一半个钟头”。众人谁都没有接话,跟着齐玉书记走向王喜娃家的方向,道路崎岖,脚下的路,是都是自然形成的,甚至是根本没有路,齐玉书记走在最前面,其余人依次而行,路过一片荒草丛生的山坡,翻过几座山峁和断流的小溪,大家开始头上微微冒出细细的汗珠,徐徐地冒着热气。齐玉书记也是气喘吁吁,大概又向前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一处破旧的房子出现在一座半山腰上,灰色的土窑洞,外观看上去好像是年久失修,像是无人居住的样子,齐玉书记心里犯嘀咕,这难道就是王喜娃的家,也不像是有人居住啊。白根娃大口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齐书记,咱们到了,这就是王喜娃的家了,就是不知道儿各他在不在家”。齐玉书记和众人低头爬坡,没有搭话,片刻,众人终于爬上了山坡,或坐在倒在一旁的枯树上,或手扶着烂墙弯腰喘气。齐玉书记一手叉着腰,一手扶着一颗半死不活的老树,喘了一会儿气,用手抹了把汗说道:“进去看看”。跨过破旧的倒塌的大门,院子到处杂草丛生,齐玉书记紧皱眉头,心思与步伐一样沉重,整个院落没有猪,羊圈舍,更看不见任何一只活物,只有一个拉拉车,也好像好久没有动过了,齐玉书记径直走向中间的一口窑洞,掀起落满了尘土的破门帘,众人尾随其后而入,屋内黑乎乎一片,墙壁已经被烟熏火燎,已经看不见它原来的白灰色,地面上全是乱柴,旧衣服,靠墙的位置,放置一个少了一只腿板凳,一盘火炕占掉了半间房子,入门儿就是一盘灶台,少了一只耳子的铁锅歪放在台面上,炕上被褥乱堆成一团,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众人不由自主的手捂鼻子,紧皱眉头。“炕上好像有个人”,王一水小声说道,大家定睛一看炕上角落的乱被窝里真的有个人,灰呜呜的“乱草”轻轻活动了一下。白根娃大声喊道:“喜娃、喜娃,死着了还是活着了”。一堆“乱草”缓缓坐起身,乱草下一对眼睛才能看出那是个人。“喜娃,这么冷的天,火也不放,你狗日的就不怕冻死求了”,白根娃说道,王喜娃只是哼哼,呆呆的坐在炕上,一脸疑惑的一动不动。齐玉书记此时心绪万千,仔细审量着在他面前的这个贫困群众,在他的管辖范围居然还有这样的贫困人口,心里泛起一阵酸楚,百感交集,齐玉书记陷入沉思,众人也不敢言语。稍过片刻,王一水开始拿起破苕埽,开始清扫地面,其他人见状,也开始动手打扫卫生,放火烧炕,叠被子,不一会儿,这间窑洞稍微显得整洁。齐玉书记坐在炕边儿上,和王喜娃交谈起来,询问了家庭情况,靠什么生活,存在什么困难。有些问题王喜娃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来,白根娃就在旁边帮着说明情况,王喜娃不时地抹掉眼泪,实在太苦了,太难了,自己无儿无女,无人照顾,就在这间破窑洞里,只能一天天的等死。大概就这样交谈了40多分钟后,此时家里略有了温度,窗户上的破窗纸在寒风中还是噗嗤噗嗤的响着。

镇政府办公室里,王一水向齐玉书记汇报着全镇的脱贫攻坚情况,特别详细的汇报了狼窝畔村整村项目和王喜娃危房改造的工程安排。在齐玉书记的心里一直在牵挂着类似王喜娃这样的贫困人口,如何使他们彻底改变现状,摆脱贫困,齐玉书记在心里默默的筹划着下一步的打算。

2018年的冬天,大雪就像一层大棉被,把整个狼窝畔盖的严严实实,捂暖了这里人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有些向阳的山峁裸露出灰黄色的土地,在每处太阳照耀的山坡上热气腾腾,背洼处还有厚厚的未消融的雪,麻雀一群一群的在树枝上,电线上,雪地和山坡上嬉闹觅食。山沟沟里不知是谁惊扰了土狗,旺旺的叫声响彻山谷,随即引起一片鸡叫,牛哞声,顺声而望,山谷间几处人家炊烟渺渺,在清晨的阳光里雾气腾腾。王喜娃家远远望去格外显眼,明黄色的外墙涂料灰裹一新,院墙齐整的围绕着半圈,院落干净了许多,柴草摆置整齐,窗户上新安得玻璃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光,山的那一边不时有零散的炮仗声,也有气无力的传的不甚远。

今天,在王喜娃家的院子里来了近10来号人,都带着上工的工具,大门口卸下的两车红砖好像散发着砖窑上的焦土味,白根娃吆喝着。“大家赶快啊,今天就要把门面给收拾了,你们几个可把那间烂窑洞收拾出来,唉,说你呢你们几个小工婆姨把火烧上,做上饭,完了过来几个人把喜娃住的那间窑洞被子晒出克...”正说着,王一水和几个驻村干部走了进来,问了工程的进度,交代着需要注意的事项。王喜娃此时圪蹴在门栏上,双手套在袖筒里,缩着头眯眼看着这一院子的人不停的忙活着,脸上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送走了王一水等人,白根娃也招呼着大伙加紧施工,一切稳稳妥妥的开展着。

改造工程完毕不久,齐玉书记带领镇村干部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刚修整过的进村土路上,王喜娃家通过危房改造政策的落实,房屋院落干净了许多,外墙新刷了一层黄色的涂料,在整个山峁中显得格外刺眼,新换的窗户明净通透,扶贫项目还落实了自来水,电灯,家里略增了一些家具。齐玉书记和众人围坐在王喜娃家的炕头,一边观察着这个曾经落寞,孤寂的家,一边和王喜娃交谈着生活的变化。挂在还泛着新挂腻子味道的白墙上的照片特别显眼,木质的相框虽旧但是这相框里的几张黑白且泛黄的照片对王喜娃来说,记忆深刻。年轻时候的王喜娃也算干净利索的小伙子,坐在齐玉书记面前的这个老人,理了小寸头,一身民政上给的黄绿色军装,看起来和年轻时的老照片略有了几分相似,只是后来家庭的变故导致他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与向往。齐玉书记通过交谈了解了王喜娃过去的生活状况和经历,知道了下一步如何选择扶志的方向,如何来激发王喜娃自主脱贫的内生动力,如何通过产业扶贫来帮助王喜娃发展经济,增加收入,摆脱贫困。齐玉书记拍了拍王喜娃的肩膀,规划老王后期脱贫计划,详细的安排今年要实施的扶贫政策。

走在通往山下的土路上,齐玉书记不断地嘱咐着通组道路的建设,特别是困难群众的道路问题,“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多方面筹集资金,打通群众门前的最后一里道路”齐玉书记的话是多少贫困山区群众最想听到的一句话,多少年来这里的群众都是在这样泥洼不堪的道路上生活着,多少年轻人受不了家乡落后的基础面貌而背井离乡,还有多少留守在这山峁里的老人欲眼望穿的期盼眼神,这也是齐玉书记心里一份沉甸甸的军令状,王一水拿着小本子仔细的记录着,跟随众人下到山坡下的王喜娃听这充满希望的话,心情激动的语不连续,分别的时候,紧紧握住齐玉书记的手久久的不能松开,流下了期盼的眼泪。

2019年的秋季,漫山遍野的金色高粱,就像画家笔下浓墨重彩,漫山的苹果树硕果累累,随着风能闻到飘洒在山峁间的果香,人们在田地里辛勤的劳作着,几只喜鹊从这个山峁飞到另一个山峁,落在苹果树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正值晌午,天空湛蓝,白云朵朵,微风阵阵,王喜娃在自家的小院里种植了几棵葡萄树,也挂满了紫色的果实。菜园子里也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蔬菜,长势正旺。齐玉书记坐着车进了村,轻轻摇下窗户,看着这三年来的变化,望着窗外这一片片金黄交替的山山峁峁,漫山苹果,金色高粱,露出不宜察觉的微笑,小车直接行驶到王喜娃家的大门外,齐玉书记轻轻推开新装的红漆大门,入眼便是一片生机勃勃,“喜娃、喜娃”齐玉书记亲切地喊着。王喜娃正在给自家的15只山羊添着草料,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喜娃放下手中的活迎了出来,齐书记看到这一个院子的绿意盎然,径直走到了菜园子里,随手摘下一颗西红柿,用手擦了一擦,便咬了一口。

众人随着齐玉书记进入王喜娃家里,这次王喜娃家里不仅新添了的衣柜,餐桌,院子里停着一辆崭新的三轮摩托车,还有新买的电视机,电冰箱等家用电器,墙上挂着金灿灿的脱贫示范户奖牌,众人围坐在餐桌前喜笑颜开,讨论着这几年的变化。“喜娃,咱们镇上,你的变化是最大的,现在年收入过万了吧,镇上给你颁发的这个脱贫示范户的奖牌就是最好的证明,接下来你要再接再厉,好好的发展你的产业,争取来年收入过个两万,接下来你就要考虑找个婆姨的事了”。王喜娃满脸堆笑一直点头,不停地夸奖着共产党的扶贫政策,齐玉书记的热心和扶贫干部队伍的帮扶,确确实实给他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变化是深刻的,甚至是带有史诗般的记忆。“现在还有什么困难你就说,我们党委政府会着重考虑的”齐玉书记接着说,王喜娃连说“没有没有,共产党好啊,我这个将要死的人,今天能住进这么好的家,还有一群羊牲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没有什么困难蓝,就是不知道该咋接感谢你们了”。“你好好发展经济,来年我要看见你娶个老婆,把日子过得红火起来,还有,记得请我喝喜酒啊”。齐玉书记出门时说的话,让王喜娃由心得感觉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是那么的高大而且亲近,这几年来的帮扶,不仅仅是在王喜娃家看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镇的扶贫工作也是亮点诸多,从万亩山地苹果、万亩高粱的栽植,到养殖业,农产品加工,酿酒业,乃至形成全镇绿色循环发展产业链,给全镇的贫困村、贫困户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与日俱增,这个贫困乡镇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

王喜娃装了一篮子的红枣硬是要塞在齐玉书记的手里,说这是自家种的绿色的,让大家尝一尝。齐玉书记不好推辞,便给了王一水分散在了众人手里,王喜娃目送众人上车离开,眼里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通过三进狼窝畔和王喜娃留下的三滴眼泪,真真切切地反映了国家扶贫政策,从普惠性到精准性,也反映了基层扶贫干部的艰辛付出,让群众真正感受到党在脱贫攻坚路上对农村、对困难群众的真切关怀,并心存感恩,是扶贫成效的最好体现,得到了群众最广泛的认可,同时也看到了国家对脱贫攻坚战斗的信心和即将胜利的曙光。

作为一名基层扶贫工作者,每当听到群众说“现在的生活真的是越来越好了,盖房子政府给补贴,娃娃读书有免费营养餐,看病住院也有新农合可以报销,老人每月有养老保险金,老农民真是赶上好时候了”,“等这条路修起来,别说摩托车了,大车小车都能过,过年儿子回家直接就可以把车开到院子里了”,“是啊,一出门就是大路,以后收粮食运回家方便多了”......这些话语总让奔赴在脱贫攻坚一线扶贫干部倍感开心和温暖,显而易见,群众对现在实施的一系列扶贫项目都感到十分满意,也对未来更加美好的生活充满期待。群众说好那就真的是好了,真正懂得感恩党的各项扶贫举措带来的美好改变,群众的满意度就是检验扶贫成果最准确的标尺。

近年来,在全力脱贫攻坚的冲锋号角声中,奋进的脚步和激励的鼓点促使广大党员干部在脱贫攻坚战场上铿锵前行。不少贫困户和贫困人口在扶贫干部共同努力下,走出了贫困,然而,对于极个别贫困户来说,脱贫还是一个长期的艰难的过程,每进入一个家庭,就是代表总书记对这个家庭的不舍亲情,就是践行党的“小康路上不让一个掉队”的庄严承诺。真情帮扶,找准问题,对症下药,让每一个贫困户早日摘掉贫困的帽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就是共产党人,扶贫干部守初心、担使命最好的诠释。

作者:周瑜 | 责任编辑 | 赵文强
上一篇:乡村教育与农民脱贫
下一篇:没有了
陕西科技传媒网 版权所有
陕西科技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