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科技传媒网主页 > 智慧生活 > 文化旅游 > 正文

随笔:芦荻絮语

来源:陕西科技传媒网 | 日期:2019-08-30
应该是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狄花的。原因很简单,秋天,我父亲把它用镰刀割回来,我母亲把它用麻绳绑扎好后拂成笤帚,用来扫地刷炕。我们叫它"荻子杆"
那时候许多家用农具不是买的,是自己动手做的。

但后来,许多人人云亦云,自己不动脑子,把狄花和芦苇混淆了。所以常把荻花矫情地误以为芦花。

在我们关中长安。你看到的“芦花”可能有两种,分别是芦荻、芦苇。它们都属于禾本科,荻叶片都窄,苇叶宽,也最容易分不清楚。

(这是荻花)

《诗经》中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因古之写相思,未有出《蒹葭》者。“蒹葭”其实是禾本科中芦苇和荻的合称,因为两者相似,花期也相近,因此,人们常把“蒹葭”称为芦苇,其实,蒹为荻,葭为芦苇。形态上,荻花丝丝分明,芦苇花序更大,花穗分散下垂,植株更高;开花时间上,荻在先,芦苇在后。若是分辨不出,折断茎杆,实心的是荻,空心的是芦苇。还有一种芦竹,是最容易和芦苇混淆的芦苇的叶子都可以用来包粽子。

(这是芦苇)

在园林水景中,还有一种蒲苇也是常见的“芦花”植物。我们长安把“韦"念wei,也念yu,所以有时候把芦苇也叫“苇子”(yu zi)。
以花期来分,最早的是芦苇。芦苇的花蓬松柔软,一团团又白又大。它的叶子比较窄,像一条条绿丝线,茎也比较纤细。其后开花的是荻,荻的茎秆相对较细,高度比芦苇要矮。
这几种当中,芦苇最高,通常有四五米,杆上有分枝,花穗也较长。最负盛名的芦苇,是偏灰的棕褐色,未开花时花穗往两边下垂。一般长在河堤沼泽水多之地,杆上有细细的白柔毛。而荻花生长在沟坎低洼处,要比芦苇耐早的多!

我们长安,最美的荻花开在子午的天子峪里,和引驾迴安上村的一个沟地里。

“芦花”里最美的就是荻。荻的杆很细,花穗也很细,花序未完全绽放时偏红色,往一边倒垂。所以,芦获花开就象
象秋冬田野中的一面风旗。

等到全部绽放,会慢慢变成白色,花穗也会变得蓬松起来。微风吹拂,花絮飘荡就像下了一场雪,人们常说的“秋芦飞雪”就是它了。
宋代的贺铸写的词,眼儿媚·《萧萧江上荻花秋》
萧萧江上荻花秋,做弄许多愁。
半竿落日,两行新雁,一叶扁舟。
惜分长怕君先去,直待醉时休。
今宵眼底,明朝心上,后日眉头。
 
你一眼就可以看出,荻花是寄托愁苦和相思的。

赏荻花的时候,随手折几支荻花回来,插到陶罐中,这种自带迷离洁白、轻柔、雅致、飘逸韵味的荻花,和花店里的鲜花相比,有一种超凡脱俗不同的气质。
芦苇很渺小,因为身子柔弱遇到强风就东倒西歪,因此被贬为“墙头草”,没有立场。但思想家帕斯卡尔却说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天地之间,众多的植物、动物都比人类存在的时间更长,但因为会思考,人类虽脆弱渺小却生存了下来。就像芦苇,强风之下挺直的树木会折断,而风雨过后芦苇依然谦卑地站着。做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有自己的选择和取舍,渺小又如何。

静虚村人2019年8月30日随笔闲写,照片是拍于子午街道天子峪和引镇街道的安上村。
作者:长安 魏渊平 | 责任编辑 | 魏锋
陕西科技传媒网 版权所有
陕西科技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