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科技传媒网主页 > 智慧生活 > 文化旅游 > 正文

黄土高原上有个水莲古村

来源:陕西科技传媒网 | 日期:2020-04-12

“风雨同舟,沟通常在”! 但凡来者只要踏进水莲村,从此也就成了水莲山里人!

黄河流域农耕文明活化石,黄土高原窑居民俗之瑰宝,春秋战国古战场峰隘奇观,渭北旱塬古洛水峡谷盛景,这是先知先觉者们对渭南市水莲古村所有的看点的高度概括。

资深媒体人、首届中国古村落保护杰出贡献者水莲山石这样概述这里:水莲古村是一个古老与现代,现实与梦想,农耕与游牧等文明交织的地方,地处澄城与白水、黄龙、洛川、蒲城五县交界,渭北旱原与陕北高原过度地带,这里是“秦晋之好”和“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典故的源头,是中国“太空花椒”的源头,这里地处中华文明重要标识一一黄帝陵、人文初祖一一仓颉庙和史圣一一司马祠的中央地段,是“中华九龙戏珠”之地。古洛水是她的中轴线,方山古塞与南山宝珠相互对峙又一体化统一。她一村跨两县,洛东是澄城,洛西是白水;她一村同时拥有两个火车站,整个中华大地也是不多见,铁路一头连着革命圣地延安,直通京沪。另一头连着古都大长安,对接着西南出海大通道;她的洛河上有在建水电站,至今还漂浮着从战国“西水驿”走来的渡船;她是解放战争时期澄城游击队的诞生地,她的西岸田家河也是同期白水游击队的诞生地。澄城人熟知的本地革命前贤李蛋儿、孟树林、杨力生都是从这里加封职位走出澄城,向成熟,走进历史。这些信息澄城县正式出版物《党史大事记》、《党史资料》均有正式记载。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北京大学、西北大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陕西师范大学等一批考古、历史、民俗专家们都对水莲古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分别、分批赶到水莲古村考察,相继赞誉其为“人类文明的载体”、“黄土高原盛开的大莲花”等。

近年来,众多的中央和陕西省主流新闻媒体都对水莲古村进行了全方位报道。渭南市文联、渭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渭南市作家协会、华山中国画院分别确定其为“黄土文化与农耕文明采风基地”、“民间文化传承与保护基地”、“渭北民俗风情生活体验基地”和“黄土文化写生创作基地”。

水莲古村有正史记载,呈现给当代世人的建筑始于明代。但被文博部门认定的仰韶与龙山文化遗址,以及大量散落在山坡上的战国及金元时期的陶瓷残片与金属器物体正不断提示着这里更加久远的历史,如今村貌仍保持主体为清代大型明捲窑洞院落群,国内绝无仅有。这些遥相呼应的土窑、砖窑、石窑、明券窑、土挖窑、独体窑、里外窑等,所呈现出的等级分明的窑居建筑格局,依崖就势、随形生变、层窑叠院、参差别致,形成了该村浑然天成的独特风景。

是什么使得这一已经十分古老、本应属于农耕时代的建筑现象至今还活着?对于看惯了高楼大厦的城里人来说,窑洞的样子确实让人耳目一新。它们不像高楼那样突兀张扬;孔孔相联,整齐排列,下方上圆的造型缓解了棱角的生硬,那样自然地透着一种亲和;它们没有楼房的棱角分明,也没有平房的四平八稳,“窑”的造型与“洞”的深邃构成了一种诱人的魅力。站在这样的建筑面前,游人常常瞬间产生一种思接千载的感觉。

“六水献瑞瑞绕南山成福地,九龙戏珠珠落水莲若洞天”,水莲村地如其名,这里有西延、西神和包西三条铁路过境,开设有西社和洞子崖两个火车站。洛河、史家河、麻子沟河、敬水渠河、苇子沟河与田家河等六条清澈奔流不息的河水,有长着郁郁葱葱林木的“南山宝珠”,有著名历史学家史念海先生认定的战国的“方山古塞”,沿这些溪流两岸尽是依山而建的黄土院落。这里不仅有着气候适宜,枝繁叶茂的自然生态景观,还有令人叹为观止的春秋古战场遗址。这些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常年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游人。

古老的洛河水从水莲群山的山坳中穿过,在还没有经济基础为宽约 150 米的洛河水面上兴建桥梁的情况下,一只简陋的铁皮小船解决了两岸村民及游客过河的难题。一位年过七旬的老者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他对村民及远方游客的热情。人们或许忘记了老者的姓氏,但不会忘记被群山环绕的这只船。它是水莲古村自然生态景观中的点睛之笔,让整个村子落富有生机,不断纠正着千百年来多数人对澄城与白水两县“山不出头,水不载舟”片面看法。

水莲古村洛河渡船便是连接水莲古村澄城和白水两岸的重要通道之一,也是两岸村民联系的主要手段,这只小船不仅沟通着澄白两岸村民的往来生活,更联系着所有来此亲近自然的游人之心。此处真可谓背靠青山取草木,近邻洛河纳气足,前瞻叠嶂峰峦美,得居于此忘天竺。

从用石头砸开坚果开始,告别茹毛饮血,从山洞到茅屋,从抓虱子和织缝衣饰,从最早的武器到最辉煌的战国“西水驿”,从解放战争澄城游击队诞生到省城26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来此,从最神奇的“中华九龙戏珠”到“交通实在不方便,还有两个火车站”,从因军事防御而设的封闭自流灌溉系统到澄城县最后一个不通水泥路的村子到“大红袍太空花椒种籽采集点”,水莲古村的故事很多很长,从史大敬与石上珍捐款修出澄城八景之一省级重点文物永庆桥,谁知这桥的原碑石目前正在桥头东界不远处倒立着充当吊车广告牌,谁知水莲村见证过乡绅史大敬老先生的风采之“史家大粮仓”比著名的大荔县“丰图义仓”年代久远几百年?及即便是今天的澄城县,有几个人知道散落于乡间已经成危建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一一史家大粮仓!

山不在高水不在深。从地质角角度看,澄城人常讲的壶梯山、社公山、铁镰山是山吗?肯定不是!因为它们不是独立的山体,不能独立为峰。但水莲古村的南山绝对是,而且是“宝珠”,她左右两侧各有一个火车站,周围三条铁路和六条河缠绕,将澄白分开,白水县志称其为“凤凰山”,《可爱的白水》乡土教材对她也有明晰记述!

水莲古村自本世纪初正式被媒介和文化界推出之后,单从澄城角度讲,激起了文化自信,从小处看较之周边县区,澄城县之前仅“老哥开水泡馍”,大家文化上对此地不以为然。随着水莲古村推出,尧头重新被审视,后来善化古墓群和刘家洼古墓群也相继发现,澄城文化走出去这才逐步有了点小小底气!目前发掘还任重道远,发现和发展更是需要创新思维跨越式战略之气魄。

新华社高级记者冯国先生是刘家洼古墓群“一锤定音”者,他指出,水莲村单论直接入目景观很显普通,若观风水,再朔历史,还原文化,甚称神奇!水莲古村不仅属于澄城,也包括白水田家河等部分,还应包括蒲城县蔡邓马湖的文化要素。

黄土高原之上的水莲古村魅力四射,让一批又一批先知先觉者纷纷驻足,流连忘返。

作者:水莲山石 | 责任编辑 | 赵文强
上一篇:沁园春•庚子战疫
下一篇:没有了
陕西科技传媒网 版权所有
陕西科技传媒网